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English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IE瀏覽器下載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瀏覽器下載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IE瀏覽器下載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瀏覽器下載

網站首頁
【深圳商報】抗疫前線:萬米高空上的“守護”之旅
審核:宣傳科    點擊數:862    發布時間:2020-02-04    字號: 放大 縮小

        2月1日,根據外交部、中國民航局安排,南航執行包機航班前往泰國普吉,接回滯留在當地的湖北籍旅客返回武漢。航班號為CZ3001的南航包機13:31從廣州白云機場起飛,此次接回的旅客均為此前赴2吉旅游的湖北籍團隊或自由行旅客,共89人(包括3名嬰兒旅客)。包機于16:49落地普吉,從普吉直飛武漢,最終到達武漢的時間是23點,全部乘客下飛機已是第二天凌晨2點。

        執行這趟包機醫療保障是省人民醫院呼吸科主任吳健以及全科病區護長何斌斌,他們倆一早接到任務,在院方的支持安排下,一小時內備齊所有醫療物資趕到機場隨機赴泰國去接武漢同胞回家,為他們提供醫療保障。

        萬米高空之上,在接近10個小時的漫長時間里,他們開啟了平常人無法體驗的守護之旅。

        何斌斌自述:     
        2月1號凌晨我剛轉運完病人到達醫院,許護長就來電話說接到一個緊急任務,問我能不能執行。我沒有問是什么任務就答應了,因為非常時期,那么晚來電話要執行的任務一定很重要也很必要。簡要了解了任務內容后,我連夜準備物資清單。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參加交班,就接到電話到保健辦集合。集合后進一步明確了任務內容、了解到我的任務搭檔——吳主任以及稍微具體一些的信息,同時也得知我們將在約40分鐘后出發去機場,而此時我們的物資還完全沒有配備。于是按照精簡后的清單,我趕緊去總務借來兩個應急背包。因為來不及去醫院各部門申領物資,我就回到自己科室將我們轉運用的防護物資緊急整理和裝包,然后趕緊帶上證件和醫療藥品設備等到車隊集中出發,全程一路小跑。

        在去機場的路上,我們才有空詢問我們下一步的任務聯系人和聯系方式,在聯系下一步對接的同事,也抽空跟老婆大人發了一條微信,很簡單“我出發去機場”,她也支持得干脆利索,只回復了一個字——“好”。

        去到機場,我們找到聯系人,一邊集結隊伍(還有3名隨行記者和12名機組成員),一邊趕緊辦理登記和出境手續。在登機過程中,因為登機物品限制,我們的消毒酒精沒能帶上飛機,快速手消毒液也從6瓶縮減到了4瓶。

        登上飛機,我們就開始商量接下來任務的執行計劃,明確信息、機艙分區、工作人員防護和消毒措施、旅客登機程序和登機要求等等。

        在計劃的信息發出給到對方后,利用短暫的空余時間閉目養神、養精蓄銳,為接下來任務中可能應對的各種情況積攢能量,而腦袋卻不太配合——不停地在模擬流程的推進、可能出現的問題和應對的方法等。

        在離降落普吉島機場還有約40分鐘時,我們開始準備穿戴個人防護物品,因為人比較多,空間比較狹小,我們只能分批穿戴。這時才發現記者除了登機前一直帶著的口罩,沒有任何的防護設施,于是立即決定將我們自己的防護物資分予他們,以做好必要的防護。

        飛機落地后,中國駐泰方的大使、泰方的相關人員和南航工作人員已經早早在機艙外的廊橋中等候,經過簡要的溝通后得知,我們原先制定的在空曠之處、乘客從后艙門登機的要求無法執行。

        我們馬上根據現有的條件趕緊修改計劃,改由前艙門入;調整飛機配餐在候機廳發放和食用;打開登機廊橋的一扇門盡量保持通風;寫好雙份的登機乘客身份識別編號并交由大使在候機廳按順序黏貼;擺放好測量登記體溫、脫去口罩、快速手消毒和更換口罩的場景設置和物品等。這時,等待的旅客情緒有些激動,我又隨著工作人員到候機廳的登機口用廣播進行了簡短的情緒安撫,并向大家進行了簡要的流程介紹和登機配合注意事項。

        這一切準備就緒后,我已經明顯感覺到我的呼吸已經急促、兩條腿感覺到有汗水在順著褲子和大腿在往下流,防水鞋里面已經有很多水,面對廊橋外的陽光和普吉島30+度的氣溫,我已經無心再去欣賞,只是覺得我就像在蒸鍋里一樣。然后旅客按照順序排隊檢測登機,當我執行到第十幾位位乘客時,我已經覺得我快要受不了了,我開始感受到我那一百四五的心跳,感受到隨著我每一次呼吸N95口罩的張合,感受著那熱到已經無力出汗的毛孔。我于是在腦子里一遍一遍的警醒自己,要堅持、要加油、要心靜!而這時候覺得每一個乘客登機所用的時間都是那么長。

        為了分散注意力,我開始改變工作的方法來進行刺激,從每名乘客測量體溫后直接進入下一步到提前給下一個乘客測量體溫并等待,從每次測量1名乘客的體溫到每次測量2個。我開始慢慢的來回走動,利用每一秒彎腰的機會休息,默數每一名乘客的編號、計算進度。當進入到第50名乘客時,我開始找時間依靠在廊橋的支撐架上,讓自己盡可能的減少每一卡路里能量的消耗;我開始盡可能讓每一絲空氣透過嚴實的N95進入到我的氣道;我覺得我的心跳已經上升到160以上了,這時候的支撐只有依靠精神的堅持和必須完成任務的信念了。就這樣一直堅持著,在度秒如時中看到編號到了80,感覺勝利就在眼前。終于全部測量完成,旅客全部登機,我能感受到的只有悶熱,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于是選擇脫去了防護服外的圍裙。

        完成合影后,我們登上飛機,關閉艙門。這時候我想做的只有坐在座位上、靠著,讓快速手消毒液噴灑在我的防護服上,從而感受到一些涼意,連眼睛都不想去眨動。

        慢慢的體力恢復了一些,呼吸和溫度覺得都降下來了,我也睡著了。突然驚醒后,感受到全身就像剛穿著洗手衣從泳池里出來一樣,哪哪都是濕的,貼在身上感覺冰涼,但防護服卻怎么也沒敢脫,也沒有條件去脫,就這樣一直裹著毛毯。距離降落武漢機場還有1個多小時,我們接到地面指示,需要再次對所有乘客測量體溫。測完登記匯報給地面后就快到武漢了。到了武漢已經是深夜11點多了,而原本的計劃,這個時間應該已經到廣州了。這時候覺得全身都是透心涼,渾身都是泡在水里一樣。下完乘客已經是新一天的快2點了。

        在回廣州的時候,我們都選擇了脫下防護服。在脫去洗手衣的時候發現它依然能夠擰出水來,連底褲都是滴水的。脫去已經很舒服,而穿上干爽的洗手衣時,那是我感受到過的最溫暖時刻之一,感覺到生活依然美好!又覺得內心又有再次出發的能量在迸發!相信疫情也終將被戰勝!

六合神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