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English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IE瀏覽器下載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瀏覽器下載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IE瀏覽器下載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瀏覽器下載

網站首頁
【中國新聞網】30多攝氏度穿著防護服工作:感覺在蒸鍋里
審核:宣傳科    點擊數:964    發布時間:2020-02-04    字號: 放大 縮小


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服在飛機上 何斌斌 攝

  2月4日,廣東省人民醫院全科病區護長何斌斌講述他此前隨機飛赴泰國,接回滯留在當地的湖北籍旅客返回武漢的經歷。

  2月1號凌晨,何斌斌剛轉運完病人到達廣東省人民醫院,臨時接到緊急電話,“我沒有問是什么任務就答應了,因為非常時期,那么晚來電話通知執行任務一定很有必要”。簡要地了解任務內容后,他連夜準備物資清單。


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服在廊橋外 何斌斌 攝

  在去機場的路上,何斌斌及其醫護人員才有空詢問任務的聯系人和聯系方式,期間抽空與妻子發了一條微信,很簡單:“我出發去機場”,她干脆利索,只回復了一個字:“好”。

  登上飛機,何斌斌開始商量接下來任務的執行計劃,明確信息、機艙分區、工作人員防護和消毒措施、旅客登機程序和登機要求等。

  在飛行過程中,何斌斌利用短暫的空余時間閉目養神,“但腦袋卻不太配合——不停地在模擬流程的推進、可能出現的問題和應對的方法等”。

  在離降落普吉島機場還有約40分鐘時,醫護人員開始在狹小的空間內穿戴個人防護物品。飛機落地后,經過溝通得知,醫護人員原先制定的在空曠之處、乘客從后艙門登機的要求無法執行。


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服在飛機上 何斌斌 攝

  “我們根據現有條件修改計劃,改由前艙門入;調整飛機配餐在候機廳發放和食用;擺放好測量登記體溫、快速手消毒等物品……”穿戴全套厚重防護裝備防護設備的何斌斌和其他醫護人員到候機廳的登機口用廣播介紹登機配合注意事項。

  2月1日下午,泰國普吉島氣溫超過30攝氏度。“一切準備就緒后,我已經明顯感到呼吸急促,兩條腿的汗水順著褲子和大腿往下流,防水鞋里面已經有很多水。”何斌斌稱,普吉島30多攝氏度的氣溫,讓穿著厚重防護服的他覺得在蒸鍋里。

  此時,89名乘客正在排隊接受體溫檢測。十幾位乘客過去后,何斌斌感受到140到150次的心率,他開始分散注意力,利用每一秒彎腰的機會休息,慢慢地來回走動,默數每一名乘客的編號、計算進度。

  “當進入到第50名乘客時,我開始找時間依靠在廊橋的支撐架上,讓自己盡可能地減少每1卡路里能量的消耗。”何斌斌表示,“我在腦子里一遍一遍地警醒自己:要堅持、要加油、要心靜”。

  所有人員登上飛機,關閉艙門后,何斌斌全身就像剛從泳池里出來,但他不能脫下防護服,只能一直裹著毛毯。

  距離降落武漢機場還有1個多小時的時候,醫護人員接到指示,需要再次對所有乘客測量體溫。“測完登記匯報至地面就快到武漢了。”此時,何斌斌覺得全身都是透心涼,渾身都是泡在水里一樣,“下完乘客已經是次日凌晨2時”。

  回到廣州后,何斌斌才脫下防護服。“在脫去洗手衣的時候,發現它能被擰出水來。穿上干爽的洗手衣后,那是我感受到過的最溫暖時刻”,何斌斌表示,他感覺到生活依然美好,覺得內心又有再次出發的能量,希望疫情也終將被戰勝。

  作者 蔡敏婕 何斌斌

六合神算篇